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回復 #40 Nguang 的帖子

红色那行意思不难理解啊;那样做变成大工程了,恐怕要等我不忙的时候才能做了,毕竟如标题所说,这个是beta版
入声变后还是入声吗?或者已经是阴声韵,没有韵尾?

回復 #42 fddlg 的帖子

理论只是元音发生了变化,入声韵尾是不会变化的
但霞浦话的变调规则使得前字即便不发生弱化其入声调也会变成舒声调。
所以,虽然很偶尔能听见有些词前字仍带入声韵尾,但基本可以认为,作为前字的入声韵尾都会脱落。事实上是,作为前字的字若从不做词尾或单念,我即使仔细辨析也无法分辨它是否带有入声尾,何况高速的语流及说话人随意的发音。
ps:霞浦话前字变调规则:
  {阴平,阳去,阳入} + __-> 44+__;
  {上声,阴去,阴入} + __-> 55+__;
  阳平不变

[ 本帖最後由 riskiest 於 2009-8-29 09:02 編輯 ]
帮我介绍一个发音人吧,最好能在浙江。

回復 #44 fddlg 的帖子

不知道你的标准?年龄?还有浙江哪里的?
请加我的qq:840465224。
再具体谈。
工作单位有个霞浦妹…互报籍贯之后她很自然的来了一句平话“福安Be”…说的完全没有贬义似的。
后来聊天还是有的地方不大通顺,动词点她说taing我就没听懂…
尊重是一种美德。
本帖最後由 rrxx 於 2016-6-20 15:59 編輯

说实话,同作为一个霞浦人,楼主所描述的变化让我挺诧异的。虽然我对音韵学一无所知,但霞浦各乡镇的口音我基本都有接触过,从老人到零零后所说的霞浦话也都有听过,但并未发现无法分辨ɛ/e,ɔ/o,ɛu/eu的情况,包括我自己和家人都是可以清楚区分这三组对应的,比如洗是sɛ、鞋是ɛ,而不会读成se和e;好是hɔ也不会读成ho,楼主的描述让我觉得像福鼎话。而且感觉虽然霞浦县志是根据城关口音编纂的,但其实和今天霞浦大多数乡镇的音系是基本一致的,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
如果真要说变化,部分城关人倒是存在把ɛu读成iau的。之前询问过两个城关同学城关口音鸟的读音,一个读tsɛu,一个读tsiau,尚未遇到读成tseu的情况。鸟读tsɛu和县志乃至霞浦南部乡镇是一致的,而tsiau则应该是近期出现的误读。
另外前字变化也是确实存在的,比如我们霞浦南部地区,ia字前置时会变成ie或e,如蛎tia,蛎饼tie(或te) piang;外ngia,外面ngie ming。oe和oeng前置时会变ø和øng。ɛ和ɛng前置时会变e和eng。iang前置时会变eng。ɔ和ɔng前置会变o和ong。但是单字完全可以清楚区分,并不存在混淆情况。
另外,霞浦县下浒镇南部和北壁乡大部ia已经基本转变为ie,比如外字,无论是否前置都读作ngie。
19# riskiest

说实话,楼主所说的uang变ong我没听到过,生活中uang前置时倒是有介音脱落读作ang,比如搬厝,正常读作puang tsho,也有读作pang tsho的,未听过读成pong的。
另外北壁乡大部uang这类韵母基本都读作uong,比如万读作uong同宁德,不过北壁乡大部所讲的本来就是带霞浦口音的宁德话,和宁德变化一致倒也正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