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據字典,「乪」字是方言字,中國廣東一帶對彎曲的河流之稱,音〔náng〕,另外又說粵語唸〔kek6〕

我個人沒聽過這個字在廣東粵語怎唸,在網上倒查悉佛山市高明區座閣村村前的浦江乪、上乪等地段原是一片良田。在網上查悉廣州和張家界也有含「乪」字的地名。相信那裡的「乪」字未必讀〔kʰek31〕,也未必讀〔náng〕。

我第一次碰到「寨乪」這個香港地名時,到處請教親友和同事,竟然沒一個知道這個「乪」字怎唸,幸虧公司當時落實全公司電腦上網,我利用互聯網找到「寨乪」在新界大埔林村,於是又利用互聯網查悉香港新界有一個農牧業協進會,再向電話公司查悉協進會辦事處的電話號碼,這才求教有門。原來「乪」字唸〔kʰek31〕。香港新界元朗有大乪村,葵涌石梨貝有乪圍街。

30年前,三鄉平湖村和大布村之間有個地方名叫〔大布 kʰeaʔ31〕,我問過村裡的人這個 kʰeaʔ31 字怎寫,沒人知道。記得舊時有一條水溪流經〔大布 kʰeaʔ31〕,如果「大布 kʰeaʔ31 」之得名同這條水溪有關,kʰeaʔ31 字大抵可以寫「乪」吧。
1 陰平 33 / 2 陰平A 44 / 3 陰上 35 / 4 陰去 21/
5 陽平 55 / 6 陽去 32 /
7 陰入 2 / 8 陽入 3 / 9 變入5

配合CCR資料庫,標音由粵拼轉用國際音標
“kʰeaʔ31 ”是“缺”字?我老家的隔壁村好像叫做“崩缺村”/paŋ33 khia55 tshui33/
電白黎話八調
33陰平,22陽平,31陰上,44陰去,
43陽上,5陰入,2陽入,55長陰入

回復 #2 jmraymond 的帖子

認識了「乪」字之前,我一直認為「大布 kʰeaʔ31」應該寫「大布缺」。三鄉閩語「缺」字一般讀高入聲〔kʰeaʔ54〕,例如「崩缺碗」。但是,「缺糧」等的「缺」字則讀陰入〔kʰit31〕。三鄉話有一詞讀〔kʰeaʔ33 kʰau24〕,我覺得寫法是「缺口」。

我之所以對「大布缺」的寫法信心動搖,因為我看不出那裡有「缺口」的跡象。
1 陰平 33 / 2 陰平A 44 / 3 陰上 35 / 4 陰去 21/
5 陽平 55 / 6 陽去 32 /
7 陰入 2 / 8 陽入 3 / 9 變入5

配合CCR資料庫,標音由粵拼轉用國際音標
「乪」字唸〔kʰek31〕是香港哪種方言?

回復 #4 caqhoqsui 的帖子

我只能妄猜,料是客家話。
1 陰平 33 / 2 陰平A 44 / 3 陰上 35 / 4 陰去 21/
5 陽平 55 / 6 陽去 32 /
7 陰入 2 / 8 陽入 3 / 9 變入5

配合CCR資料庫,標音由粵拼轉用國際音標
北海有“乪”:
乪,音nang,该字只在广东白话地区使用,意指有弯曲的小河流的地方。以前北海属广东管辖,流行白话,所以,北海及合浦许多地方的地名,都是称为“某某乪”。   
  以前在南珠市场这一带,有弯曲的小河流,于是,这里得名为“大乪”。  
  因此,该地的地名,应是“大乪”,而不是“大囊”,并且,其意思也不是指大卵泡。前些天,本人经过大乪的一条内巷的一个老店,他那年代久远的牌子上写的就是“大乪”,而不是“大囊”。   
  可笑的是,北海市地名办、北海市民政局区划地名科的那帮白字先生,乪囊不分,把“大乪”误写成“大囊”,立门牌后,连门牌上也写成了“大囊”。

回復 #6 caqhoqsui 的帖子

三鄉  大布 kheah [kʰeaʔ31]  今天已經面目全非了,90後新世代可能聽也沒聽過這個地名。

「大鍋飯」時期,生產隊隊員早上須看排工板才知道當天要到什麼地方出勤。不知當年的「排長」怎樣寫「大布 kheah31」。

敝村有個地方叫做 「ki33 ki45」。我問過身邊老伴排工板上這個地方怎樣寫。她說寫「ki54 pin54」,「ki54」是「基本」的「基」,「pin54」是「身邊」的「邊」。「基邊」讀作「ki33 ki45」,於是「邊」又多了一個「離源」的讀法。

三鄉平嵐村舊時有一個平嵐公園,是我在鄉上小學的母校所在地,公園外面是平嵐墟,墟內靠邊有一個地方叫做「豬仔 ɐu45」。我從網上的資料看到這個地名現在寫「豬仔巷」。其實三鄉話「巷」讀「hɐu21」。「豬仔巷」應是「豬仔行」之誤。以前有鄉人圂養母豬,母豬的豬崽斷乳後,都捉去平嵐墟那個地方出售,情況成行成市。
1 陰平 33 / 2 陰平A 44 / 3 陰上 35 / 4 陰去 21/
5 陽平 55 / 6 陽去 32 /
7 陰入 2 / 8 陽入 3 / 9 變入5

配合CCR資料庫,標音由粵拼轉用國際音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