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那么是我记错了。
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周有光说:“我从小就离开家乡,对常州方言没有多少研究,很抱歉。我的常州话也讲不好了,在美国赵元任的常州话比我讲得好,我是南腔北调。”
常州日报 周有光谈吴方言

“2008年11月‘国际吴方言研讨会’将在常州召开,很多国内外的专家都要到常州来,那时周老要是能回常州该多好啊。”我说“这次会议也是对赵元任先生《现代吴语的研究》发表80周年的纪念。”周老听了很高兴说:“赵先生的那本书有划时代的意义,那本书我在青年时代翻来翻去地看,都看得熟了。”我告诉周老“现在常州政府对方言研究保护十分重视,专门组织一套班子正在编写《常州方言丛书》,到时我把书送到北京来,请周老指教。”我对周老说:“常州还在开展‘新市民学说常州话’比赛活动。”“苏州话是吴语的代表语,常州方言也有自己的特点。我从小就离开家乡,对常州方言没有多少研究,很抱歉。我的常州话也讲不好了,在美国赵元任的常州话比我讲得好,我是南腔北调。”周老说:“记录方言,研究方言,日美等国家都很重视。我们推广普通话不是要消灭方言,方言是一种文化,要研究,要保留。”周老停了一下又说:“现在是双语时代,在国内要讲普通话,普通话是整个国家第一位语言,是华人的共同语,一个国家不能自己跟自己都讲不通。推广普通话电视影响很大,天天看电视等于天天学普通话。但这并不等于说,要消灭方言,方言不能消灭,上海提出要重视上海话,保护上海文化。上海以前是八十万人口,现在是一千万,上海是个“metropolis”(大都会),当然要用普通话交流。北京一千多万人,是“metropolis”(大都会),北京本地人是少数,每天进出北京两三万人,当然也要用普通话。要推广普通话,也要保护方言,不能消灭方言。方言都是好听的,方言好听不好听,全凭个人印象讲话。当然,研究方言,而排斥普通话也是不对的。城市人口的进入将来还会更多,这是必然的趋势,也是世界现象。在世界上英语就成了共同语,要保护小语种,但也不是排斥共同语。”  
http://www.xici.net/b245430/d63818022.htm
上海國語大抵即是北京話,卷舌1.3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