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转载】我与闽南语方言正字

我与闽南语方言正字--施议辰

转载自:http://www.helloqz.com/bbs/showtopic-2019.html

    我出生于晋江市龙湖镇苏坑村,小时候对自己所使用的语言并没有特别留意,周围的人都这么说,自然觉得理所当然。后来上了高中,班里的同学来自晋江各个乡镇,于是开始留意到同为闽南语,不同地方的口音也有差。那时候班里偶尔会有谁的闽南语比较标准的争论,甚至互相取笑对方讲的话很“腔”。由于高中在衙口的南侨中学就读,龙湖人占优势,所以我也取笑过别人的口音。后来到安海的养正中学读书,变成被人取笑口音奇怪。而现在,接触的人不止晋江,大泉州、厦门甚至漳州都有,于是对自己口音的优越感也渐渐消失。对各地的口音也开始慢慢习惯,基本上能大致分辨对方来自哪里。
    开始对闽南语有比较深的了解,是在大一的时候。那时有了属于自己的电脑,没事做的时候随便百度了一下“闽南语”,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知道了原来自己说的话属于泉州海口腔,而安海磁灶等地的“去-气”不同音的腔调叫做泉州府城腔。然后还知道了潮汕话,雷琼话,浙南闽语等都属于闽南语。当时我宿舍有一个揭阳的,我很自豪地把“而在粤东沿海通行的潮汕话也为闽南语的不同分片”这段话指给他看,他哦了一声就走开了。这又涉及一般人对母语的态度,暂且按下不表,先说说我和闽南语方言正字。
    其实在我上大学之前,晋江电视台和泉州电视台闽南语频道早已开通。那时候也看过陈日升先生的《说文别字》和泉4的《泉州第一炮》、《学说泉州话》,但并没有很认真地看过或者想要去学。因为我父母一直利用《泉州讲古》和《晋江故事》买六合彩,所以我对这两个频道有点反感。反而是在网上学会写一些闽南语方言本字之后才开始追这几个节目。不过这些节目都太过传统或者不客气地说,是老气,所以我都怕别人知道我在看。不仅我姐姐妹妹们会取笑我,连我老爸都很不屑地说他不喜欢看《泉州第一炮》。
    我们这代人,包括我们的上一代,大都是闽南语文盲。我们也许懂得说,而且还能流利,但是很少人会用闽南语读书看报甚至写字。我们身边的很多人,叫他写一句闽南语,他几乎是一定会用自己选的普通话谐音字来写。也许有很多人在网络上看过闽南语很古雅,走路叫“行”,跑步叫“走”,你吃了没叫“汝食未?”,他们纷纷留言说“看吧,我们的闽南语这么古雅!”但是一转身他们可能在QQ上用普通话谐音打“妖秀“,“靠腰”“排泄啦。”请问,这文雅么?你回家问你爷爷,看他会写“夭寿”还是“妖秀”?
    很多人说,闽南语本字很难学看起来很累。其实只要知道汉字的闽南语读音,直接读出来一目了然。如果用只有四个声调的普通话来模拟八个声调的闽南语,读起来不是更累!先不说“激”、“竹”、“鸭”、“压”这样的入声字怎么谐音,就漳州人写的谐音字泉州人都不一定看得懂了,还要费力去猜。而用本字就不一样了。闽南语虽然各地口音有差,但语法不会差太多,同样一段字漳州人用漳州腔读泉州人用泉州腔念,一写出来基本上是一样的。说普通话谐音比闽南语本字好读的人,大概都是从小学普通话,对着一个汉字都不一定能读出闽南语的我们这代人吧。那么闽南语本字是不是真的有这么难?
    我大一的时候就用百度搜索到林建辉林先的闽南语博客,他是住在厦门的漳州龙海人,是中国大陆第一个用闽南语本字写网站的人。那时我并没有学过本字的写法,但对他网站上百分百全部用闽南语本字写成的文章我看得懂八九成。除了一些很特别的方言用字和自造字。也看过一些论坛上别人关于闽南语本字的讨论。那时候也只是觉得新奇有趣而已。我也不是一开始就对本字有兴趣,所以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关注这些。这一段时间大概是半年,隔了半年之后我大二,某天我又很无聊地百度“闽南语”,这一次出来的结果和第一次没什么差,不过我搜到了一个QQ群号,这个群叫“有缘来做伙”,号称用闽南语漳泉话本字聊天的。虽然当时觉得这个QQ群名字有点倯,倯就是土的意思,但我还是加入了。然后我看见他们真的用本字在聊天,那时觉得这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更神奇的是我发现群主竟然就是半年前我搜索到的自称中国大陆第一个用闽南语写网站的林建辉。
    进那个群的第一个十分钟内我在共享里下载一些正字写法的资料看了一遍,然后和群主聊了几句,有看不懂的字我问他,他解释了之后我立刻在下一句用上。不用几天的时间我已经能很流利地用本字和他们群里的人聊天了。很多人一开始初看本字以为很难,其实真正学起来不用多久的时间。本字有大学里的专家教授在考证,而我们这些业余爱好者只用知道他们考证的结果并为我所用就好了,所以学习本字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不懂,问,有人解释,从此记住了。不过群里的大多是高手,已经能引经据典,跟学者差不多了,至少也是专家,我反而才是业余爱好者。
    群里的人年纪都不大,工程师办公室白领中学教师学生都有。...据说他能很流利地阅读和书写闽南语白话字,也就是19世纪由基督教长老教会在厦门创造并推行的一套以拉丁字母书写的闽南语正字法。我并不是想说他有多天才,我要说的是,学会用白话字或者汉字来写闽南语,其实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不管你从事什么工作,不管你多大年纪。
    懂得写正字之后我开始关注林建辉的网站,顺着链接到了台湾的一些博客和网站,发现对岸有很多人用闽南语本字在写博客。他们的教育部甚至颁布了拼音方案和推荐用字。然后我发现他们都互相在博客里留言讨论两岸闽南语的不同。百度贴吧闽南语吧也是一个高手云集的地方,那里就算从小说着闽南语长大的人初到都会觉得一头雾水,因为那是一个学术氛围很浓的地方,也有来自世界各地,比如台湾马来西亚澳洲等地的人。这让我感触很深。我本来就是爱写东西的人,QQ空间,博客都是我发泄情绪的地方。不过我和身边的人一样,用的都是普通话,从来没试过用闽南语而且还是本字。于是我也开了一个闽南语博客,用本字来写。
v[b/mb],r[dz/z],c[ts'],q[ŋ].
w=ir[Щ/ɿ/ʅ],we=er[ɤ/ə],
eu[ɤɯ/əu/eu],oo[ɔ/ɔu/ou],
ae[ɛ/æ],oe[ø/œ]
开始写的时候我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我应该用台腔来写还是自己的泉腔。很多人由于受台湾影视和歌曲的影响,就算用普通话谐音写的时候都会不知不觉用台腔来写。但是对我来说,既然白话文运动的初衷就是“我手写我口”,那我自然应该用泉腔来写才能更好地表达我的思想。而且我本人也不是很喜欢台腔,这是个人喜好,我并不是说台腔不好听。但是网上的资料大都是台湾的和漳州的,泉州的很少。这时王建设教授开始了他在泉州晚报学说闽南话栏目的连载,我终于看到很多泉州特有的闽南语字词的写法,于是我开始用泉腔来写我的博客。为了知道更多的泉州话里特有的或者比较常用的字词的写法,我开始去找梨园戏和南音的戏文。以前我对这类老人才看的东西很是反感,但我怎么也没想到现在的我竟然会喜欢上看梨园戏听南音。很多时候我都可以边听南音边翻MILK这类的潮流杂志,并在身旁疑惑的眼光中觉得自己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
    开始用闽南语写博客之后,我的一些同学在我的博客里留言说他们看不懂。我一开始的反应是他们的水平怎么这么差,我没学本字之前我都能看得懂八九成。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有这样的反应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过聪明。没有啦说笑的。不过虽然说看不懂其实还是可以猜到的,只是他们说这样读起来很累。有段时间我关了自己的普通话博客企图强迫他们看我的闽南语博客。但迫于一些不会闽南语的外省同学的压力我又重开了我的普通话博客。我一直有想推广本字写法的意图。特别是在我学会本字之后,对用普通话谐音写的更是反感,觉得这种行为是对闽南语的侮辱。但是我的一些同学开始取笑我很台,很俗,又或者我身在异地读书太过想家。总之我的做法他们大都不屑一顾。他们认为闽南语会说就行了,干嘛一定要会写。而且现在人人都说普通话,写普通话。特别是女生,这种想法尤其严重。
    也许是因为我出生于农村的关系,小时候并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普通话。到高中毕业我除了和外地的老师交流基本上没怎么用到普通话。我也对明明会说闽南语但整天说普通话的人很反感。特别是亲戚朋友炫耀自己的小孩三四岁就会用普通话念唐诗。我现在遇到这种情况总是会冷冷地说有本事把刚才那首诗用闽南语念一遍。我们上一代人和我们这代人很喜欢妄自菲薄,觉得普通话文明闽南语低俗。有些知识份子甚至不许自己的孩子说闽南语,怕影响普通话的学习。我从来没听说过学一门语言要忘掉另一门语言的。语言的学习主要是环境的影响,如果身边的人普通话都很标准,自然不用怕孩子会说不标准。事实上很多家长自己用着口音很重的普通话去教自己的小孩,我有点怀疑他们的智商。如果我有小孩,我首先要让他在闽南语的环境里长大,我自己不会跟他说普通话,因为很不幸小时候我的老师普通话不标准我身边的人也不标准所以我的普通话很不标准,所以我不会用我不标准的普通话去影响我的小孩。
    我也不会因为喜欢说闽南语就贬低普通话,我喜欢说闽南语不代表我很喜欢闽南语很热爱闽南文化,我从小到大就这么说话,习惯了,觉得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而普通话只是交际语言,是用来和不会说闽南语的外地人交流的,这个语言在我的心中并没有多崇高的地位。我们先不争论闽南语到底是语言还是方言,就算是方言也是汉语的方言不是普通话的方言。汉语不等于普通话,闽南语也是汉语,闽南语和普通话是平行的关系。不同的是使用人数和通用程度而已。有人在学会普通话的听说读写的同时成为了闽南语文盲,就以为闽南语真的是没有文化的人才说的,闽南语没有文字。其实只是自己不会罢了。有些人,受到教育程度较低,素质不高的父辈的影响,以为闽南语就只有脏话,闽南语很低俗。哪个语言里没有脏话,低俗的是人不是语言,你不能因为一个英国人骂了一句“shit”就说英语很低俗。你也不能认为普通话的“傻逼”就比闽南语的“膦神”高尚。“逼”是“屄”,在北京话里是女性生殖器官,“膦”在闽南语里则是男性生殖器官,难道北京人的女性生殖器官就比闽南人的男性生殖器官高尚?我宿舍里有四个广东人,他们天天在“屌”,怎么就没人出来喊广东话很低俗?
    当然,普通话在日常生活中的渗透有其必然性,也不是我们可以挽回的。我只是不愿看到有人因此贬低自己的母语。我可以接受普通话为方便交流的共同语,但是无法接受其作为所有人的共同母语。我写闽南语本字的更深层次的企图,是闽南语的白话文运动。清末的白话文运动发展出了普通话和粤语的白话文,而闽南语则错过了。我这么说可能有点不自量力,其实基于现况我也暂时没什么热情,只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有兴趣之后大家一起努力了。
    我现在大三,很快大四,然后毕业,我并没有花很多时间在研究闽南语上面。我跟很多大学生一样每天上课上网听歌看美剧看电影,虽然有点宅但偶尔和同学出去玩一下或者一个人逛街。与其说我研究闽南语不如说我在收集闽南语方言本字写法,用来写写自己的牢骚,和别人聊聊天而已。我毕业后可能去做律师可能去考公务员或者去银行上班,或者就业形势不好我在家里蹲,就跟一个普通大学生一样。唯一不同的可能是我是一个喜欢说闽南语并且懂得用本字而不是普通话谐音写闽南语的大学生吧。
雷山居士 最后编辑于 2009-11-13 23:21:16
v[b/mb],r[dz/z],c[ts'],q[ŋ].
w=ir[Щ/ɿ/ʅ],we=er[ɤ/ə],
eu[ɤɯ/əu/eu],oo[ɔ/ɔu/ou],
ae[ɛ/æ],oe[ø/œ]
黃志剛,汝駐訾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