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興化語音變規律

興化語的音變有“連讀增音”、“連讀變調”和“連讀變聲”三種。
連讀增音:一般都是把陰聲韻的前字(沒有ŋ的那些非入聲字)為讀得急促一些、變得和入聲一樣的情況。常見的連讀增音字有“啊、依、其、之、者(這)、許(那)、有、去、頭、大”等字。如果後字是p、p’、m的話,前字加一個-p;如果後字是k、k’、ŋ的話,前字加-k;如果後字是t、t’、n、l、ts、ts’、ɬ的話,前字要加-t;後字是零聲母或者h的話,前字加-ʔ。
比如說:
阿伯,a pa>>>>>>ap pa;
阿公,a kɒŋ>>>>>>ak kɒŋ;
阿嬸,a ɬiŋ>>>>>>at ɬiŋ;
依兄(指別人的哥哥),i hia>>>>>>iʔ hia。

連讀變聲的情況比這個複雜,也更普遍。
①前字為入聲字的,一般後字不變聲。這個時候如果後字的聲母是p、p’、m的,前面那個入聲字就以-p為結尾,例如“合併”:haʔ piŋ>>>>>>hap piŋ。如果後字的聲母是ts、ts’、ɬ、n、l、t、t’的話,前面那個入聲字就以-t為結尾,例如“學堂”:haʔ tɒŋ>>>>>>hat tɒŋ。如果後字的聲母是k、k’、ŋ的話,前面的那個入聲字就以-k為結尾。如果後字的聲母是h或者是零聲母的話,前字一般不變。
但是有個特殊的,如果前字是入聲字,後面跟的是“啊”、“噢”、“兮(的)”之類的一些字(數量不多的零聲母字),前字不僅要變成-k,後者的聲母也要變成k。比如說“伊兮”:iʔ ɛʔ>>>>>>ik kɛʔ。這可能是古音使然。
個人以為這類連讀變聲當中,前字的變化是受後字的聲母影響而成,如果語速加快就更明顯,但是平時不需要死記這個東西,因為你在說話的時候有無該種變化應該不影響語義,而且如果一旦語速加快,這種變化自然而然也要形成
②連讀變聲的第二種情況是前字為ŋ(有鼻音)的時候。如果後字聲母是p、p’、m的話,前字的鼻音ŋ要變m,後字的聲母變m,例如“電報”,tɛŋ po>>>>>>tɛm mo。如果後字的聲母是t、t’、n、l、ts、ts’、ɬ,前字就要變成傳說中的前鼻音n,後字的聲母也相應變成n,例如“先生(老師、醫生、算命先生)”,ɬɛŋ ɬa>>>>>>ɬɛn na。而後字聲母若是k、k’、ŋ、h和零聲母,前字仍然是ŋ,後字相應地要變成ŋ。
這個和第一種的類似。但是此時你會發現有些詞可能不符合這個規律,比如說“仙遊”一詞。“仙遊”一詞在莆田讀ɬin niu,在仙遊讀ɬɛn niu。按上述的規律,兩地應該分別讀ɬiŋ ŋiu和ɬɛŋ ŋiu才對,但已經不符合規律了。鄙以為這可能是涉及到古音的問題,也就是說在某個年代“仙”這個字在興化都是讀前鼻音的,也就是兩地分別是讀ɬin、ɬɛn(事實上莆田只有“仙遊”的“仙”才讀ɬiŋ,其他都是ɬɛŋ)後來發生變化才變成ŋ韻尾(其實不論普通話還是古漢語讀音都是前鼻音n韻尾的)。而在消失之前或者消失的時候連讀變聲已經氾濫,應該說但是的規律是這樣的:前字為n的時候,後字是零聲母,則後字的聲母變為n。這種不規則的情況不是很多,但不可說錯。
③第三種是在仙遊廣泛存在的。更具體一點地說,有鼻化韻的地方才有,所以莆田的一些地方也有這樣的(我表示沒有)。如果前字是鼻化韻字,後字是t、t’、l、ts、ts’、ɬ,前字保持不變,後字的聲母變n。比如:
(仙遊城關)泉水,ɬyann tsui>>>>>>ɬyann nui;
(仙遊城關)寒天(冬天),kuann t’iŋ>>>>>>kuann niŋ;
(莆田東莊)城裏(莆田市區),ɬiann li>>>>>>ɬiann ni。
④第四種也是有鼻化韻的地方才有,這種情況是就前字是陰聲韻字而言的。如果後字的聲母是m、n、ŋ或後字為鼻化韻的時候,後字不產生變化,但是前字要有鼻化韻。例如(以下舉仙遊城關音):
漁民,hy miŋ>>>>>>hynn miŋ;
自我,tso ŋɒ>>>>>>tsonn ŋɒ;
惠安,hi uann>>>>>>hinn uann。
但如果後字是鼻化韻的時候會出現另外一種情況:前字保持不變,後字的聲母變n。例如“被單”,p’uoi duann>>>>>>p’uoi nuann
⑤連讀變聲的最後一種情況是就前字為陰聲韻字(非入聲、非ŋ、沒有鼻化韻)而言的。不過前字一般不變化。
具體的規律如下:
i.後字聲母是p、p’的,後字變成零聲母,或者形成濁音(這種情況我很少遇見,暫時不議),例如“車票”,ts’ia p’ieu>>>>>>ts’ia ieu。
ii.後字聲母是k、k’、h的,後字也變成零聲母。例如“世界”,ɬe kai>>>>>>ɬe ai。
iii.後字聲母是t、t’、l、ts、ts’、ɬ或零聲母的時候,後字變成l或者零聲母。這種情況興化各地採用的也不同,所以各地的用法不太相似。比如說“車頂(指車的裏面)”一詞,莆田市區讀的是ts’ia lɛŋ ,但是莆田的新縣是讀ts’ie ɛŋ。甚至同一個地方採用的也未必相同。
iv.後字聲母是m、n、ŋ的時候,在沒有鼻化韻的地方前、後字都不變化。

需要注意的是,並不是所有的詞都有連讀變聲。某一個詞需不需要連讀變聲,用的是哪種規律,主要靠約定俗成規定的。但是一般而言,新的詞連讀變聲比較少。這種複雜的連讀變聲除了興化,福州、寧德也有(福莆寧同城化不是亂來的),規律大體相當,而具體用的時候不會一致。
有些詞的連讀變聲和不變聲有區別詞義的作用,是興化語區別詞義的語音手段之一。例如:車頭,ts’ia t’au>>>>>>ts’ia lau(車站),ts’ia t’au(車的頭)。如果某一個詞連讀變聲之後與另外一個詞容易混淆,往往其中一個也要放棄連讀變聲。例如“新詩(ɬiŋ ɬi)”一詞,如果連讀變聲之後(ɬin ni)就和“身屍(屍體,ɬiŋ ɬi>>>>>>ɬin ni)”混淆,於是該詞就要放棄連讀變聲。

以上資料大致由http://www.fjsq.gov.cn/showtext. ... amp;index=2746&當中的資料整理并根據實際情況修改兒成。
1

評分次數

韻尾受後字聲母影響發生類化變化(ak pa > ap pa, teng po > tem mo), 可以提及, 但描寫時不該表現類化變化, teng po 的口語音寫作 teng mo 就可了.
最愛還是閩東語(Eastern Ming Language)..., 欲罷不能.

 平上去入
上1234
下5678

回復 #1 興化大統領 的帖子

③第三種是在仙遊廣泛存在的。更具體一點地說,有鼻化韻的地方才有,所以莆田的一些地方也有這樣的(我表示沒有)。如果前字是鼻化韻字,後字是t、t’、l、ts、ts’、ɬ,前字保持不變,後字的聲母變n。比如:
(仙遊城關)泉水,ɬyann tsui>>>>>>ɬyann nui;
(仙遊城關)寒天(冬天),kuann t’iŋ>>>>>>kuann niŋ;
(莆田東莊)城裏(莆田市區),ɬiann li>>>>>>ɬiann ni。
④第四種也是有鼻化韻的地方才有,這種情況是就前字是陰聲韻字而言的。如果後字的聲母是m、n、ŋ或後字為鼻化韻的時候,後字不產生變化,但是前字要有鼻化韻。例如(以下舉仙遊城關音):
漁民,hy miŋ>>>>>>hynn miŋ;
自我,tso ŋɒ>>>>>>tsonn ŋɒ;
惠安,hi uann>>>>>>hinn uann。
但如果後字是鼻化韻的時候會出現另外一種情況:前字保持不變,後字的聲母變n。例如“被單”,p’uoi duann>>>>>>p’uoi nuann
==================================================
我不認為如此。我平時也接觸一些莆田偏西的人士,其中有些人鼻音不明顯,但這兩種連讀方式仍存。不過這容易解釋,只是新近的時候鼻化韻脫了。
不過,興化平話字有標注鼻化元音,可現代的城裡音卻都沒有這種連讀方式。

回復 #3 安承乙 的帖子

這不影響。教會時代的城關腔的聲母類化情況可以參照今天莆田北部山區的情況。今天莆田山裡的鼻化韻還算完整,但就是沒有類似仙遊或者東莊那樣的。
興化語qq群:261594561。主要收愛挃興化語兮興化儂。
Hing-hua̍-gṳ̂ Kiu-kiu-geóng heō-bô̤ sī 261594561.Cṳ̂-a̤̍u siu a̍i-dí Hing-hua̍-gṳ̂ ē Hing-hua̍-náng.
0聲母寫成hh。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