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这个坛里没人了?来几张万众瞩目的——《班华字典》

前言部分翻译

本来是没有必要为这本字典做前言的,因为不是他们(福安人)为了让公众看到;更重要的意义是更好的理解一些东西,也就是所谓的四个单词,所以为了这个目的,也为了知道结果,我动手开始写这本字典。
任何一位新来到我们委员会的都很希望有一本西中字典,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同时我也看到了这种需求。确实也是有用的,为了让新的委员们掌握这门课程的新的词汇,更快的学会这门语言以及方便这门课程的学习。
为了达到这些目的,我就产生了,至少是一个涵盖了那些最主要最通用的单词的简单的词汇表,使得他们能明白中国人说的话和方便委员会的工作。我现在已经写完了几页,有些人看过后跟我说:尽管你已经开始了,但是最好能做的更完整,就是比如举些例句,因为只有翻译的单词对实际的使用意义并不大。他们是有道理的,但是因为实在太困难和费力了,我害怕延展的过多,所以我只添加了一些。另外,这些单词就像那些樱桃一样,它们一个个的牵连叠加在一起。导致最后出来了这么一本繁杂啰嗦的书,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手写单词表。
读它的人会不停的发现有很多的错误。这是不可避免的,哪个第一次编字典的人能炫耀说他不会犯错误?甚至是在西班牙语学院(西班牙最权威的西班牙语研究学会)编辑的字典里都有如此多的错误,那我还能指望什么呢,更不要说我自己在各种繁杂琐事中抽出时间来编写,有时候心情好,有时候觉得很无聊,还有时觉得疲惫不堪,有时候写一天歇四天,甚至有时候整年都没提笔。所有种种,怎么有可能没有错误和缺陷呢?
我的目的不是写一部完美无缺的字典,而是开辟这条道路,使后来人不断修订。这就好像开辟一片森林用于种植,首先是除去杂草,而这正是我在尝试的;之后是犁地准备耕田,这就是我期望的后来人能做的,我也相信他们会理解我。
有时候会发现有些单词有很多种解释;这就是说这些都可以使用。其他有些是写在括号内的,意为很少使用的或不适那么恰当的。
因为我们的卡斯蒂亚语(西班牙语)在同义词上相当丰富,当你查找一个单词的时候,如果你不满意或不满足于你所找到的答案,你可以找找它的同义词。如果你想知道oprimir是什么意思,你同样也可以查询comprimir, apretar, estrechar等。
有时候为了节约时间,我并没有写完整有些定义,也就是一些西班牙语学院所建议的,为了避免过长的表达而使用的简写,同样也是因为都是些讲卡斯蒂亚语的人能恨容易理解的。
总之,错误缺陷在所难免;但这也是对后继者的同情与为他们所考虑,我的目标只是对森林进行粗加工。在编纂的过程中我所克服的那些困难我也不多提了,不过曾经好几次都想放弃。
我已经尽力寻找每个卡斯蒂亚语单词的确切的中文意思,因为这对正确的表达是多么的重要。
现在我来讲点历史。我于1882年8月2号开始编写,然后利用闲余时间继续着,直到84年4月。从那时候到85年一整年我都没有动笔,因为忙于在福安的一栋别墅的建设; 86年和87年也没写一个字,因为那时候我正在学习汉字;87年12月,教会终于忍不住抱怨起来,强迫我停下别墅的建造而专心致力于字典的编写;88年九月派我去Longun(罗源?),到达不久之后我就病了;10月我去了福州,然后89年1月回到罗源。回去不久后Vic. 就去世了,然后他们就选了我,我在三月又去到福州,在四月底又返回罗源,同时带回了许多教会的材料表格。我在罗源呆到六月就去了Kesen,在那得期间我专注于编写的工作。
90年11月我去福安拜访N. P. Payá,然后陪伴他的返程直Emuy;91年3月我回到Kesen,陪同教会的Municha和Broch。同年8月主教大人唤我去福州,因为S. S要去马尼拉和香港的Synodo; 在福州我写了一些笔记;92年回到Kesen,不久生病;如此过到8月省教会让我去马尼拉。
我93年3月19日回来了,留在福州编写字典与 总结,直到1893年5月11日。
以上所有可得出,如果有这么多的变动、推移、旅途,很难有时间以及持久的注意力在编写以及完善这本字典。我所知道的是我不知道我哪来的耐心去总结,但是最终感谢上帝让我完成了它,也许另一只手已经开始着手与它的完善并终结这一战役。
我恳求那些使用这本字典的人为我向上帝祈祷吧,为了我在字典上花费了如此多的俄时间以及那些被撕毁的废纸。
                                           1893年5月12日,福州
注解(主要意思):除了我的这本字典外,委员会里还有其他福安话-拉丁语字典,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只看到了一本。因为福安话的使用范围非常有限,所以没有人会想着把它印出来,而是各人自己手抄。


                     介绍
我希望字典开头的Ibanez先生的前言,尽管是以一种非常日常生活化的语言,已经为他获得了赞许,归功于他为委员会所做的工作以及他对委员会的爱。因为他已经阐述了在字典编纂过程中的各个影响因素,而这些都是我所引起的。当提到印刷的问题,最好是保持沉默。非常遗憾他最后表达的意愿没能够实现。这是因为不断的游人在完善这个字典,所以有可能给使用的人带来误解,这也是到现在不断在发生的事实。现在在这个时刻,因为可以说,我来把手放到这个作品上(这个表达不懂什么意思…Sorry)。
首先我不得不佩服这本字典,并没有如此多的如他谦虚的假设的错误,也不像有些人所设想的。那些时态的变化和人称变位没被写入是很自然的事。同样,不能容易的找到名词的复数形式也是很正常,那些技术术语,科学术语或者只是学术用语也是这样。在构成上,文人使用的是文学化的形式,但他使用的是日常对话里的词汇,这正是最被需要的。但同时,他即不笼统也不乱牵强附会。曾经住在乡下或现在住在乡下的委员会的成员们,那些地方并没有特别的文化(不懂…)。因此,在字典里就缺乏了很多词条,可能有2000,数字还在不断的累积。所以对于这些词汇以及一些新的词语,我参照的是P.Nieto S.J的字典,所以我们也要感谢他。
Ibanez先生在翻译短语,句子以及慢板时展示了他对语言的高度理解,甚至是使见过他的中国人都为之倾服。出此之外我们还介绍了大概100人,是被我们所选择或者是在字典准备工作中所出现的人。

扉页

00.JPG

前言1

01.JPG

前言2

02.JPG

前言3

03.JPG

前言4

04.JPG

第一页

05.JPG
借给我看看吧!
这个序言及说明的部分翻译,涉及到整个音系
返回列表